当前位置:仓皇网 > 茶品种 > 碧螺春 > 正文内容

绿扬春碧螺春(绿云峰碧螺春)

茶叶的论文2023-01-26 14:52:10碧螺春4

想必现在有很多小伙伴对于绿扬春碧螺春方面的知识都比较想要了解,那么今天小好小编就为大家收集了一些关于绿扬春碧螺春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会喜欢哦。

本文目录一览:

哪些茶是绿茶

绿茶属不发酵茶,是我们的祖先最早发现和使用的茶,也是我国茶叶产量中最多的一种,亦是历史上最为悠久的茶类。绿茶最大的品质特点就是“三绿”,即叶绿、汤绿、叶底绿。绿茶的花色和品种都很多,按照杀青方法的不同可以分为炒青绿茶和蒸青绿茶;按照干燥方法的不同,又可分为炒青绿茶、晒青绿茶和烘青绿茶;按照品质的不同又可以分为名优绿茶和大宗绿茶。绿茶是以采摘鲜叶为原料的,它的制作流程主要包括杀青、揉捻、干燥三道工序。

绿茶有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黄山毛峰、太平猴魁、六安瓜片、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婺源绿茶、狗牯脑、蒙顶甘露、径山茶、安吉白茶、顾渚紫笋、开化龙顶、绿扬春、南京雨花茶、都匀毛尖、恩施玉露、老竹大方等。

遇见 | 我与名茶的缘与份

有一个夸张但又靠谱的说法:从你的气质里,能看出你读的书、走的路、喝的茶。

真想找位明白人打问一下,您瞧瞧,大笑喜欢喝什么茶?

早就想写写饮茶,写写我的茶故事与茶缘分。我天天喝着茶在等,等来等去就等到了现在,倒是品了不少名茶,却总是思绪分散,难以凝聚。我想,还是缘分未到吧。

我的写作课老师曾告诉我,如果你不知从何说起,那就从头说起吧。

说不清第一次喝茶的确切时间了,只记得小时候,看着老爸总喝那套蓝面白瓷杯里泡水的黑黑的叫茶的东西,还严令我们几个不准动那套茶具,感到神秘而好奇。

终于有一天觑着老爸出去送客,便趁虚而入,端起客人没喝的瓷杯就是一口,却是苦涩的合不上嘴巴,从此远离。

如果说第一次喝茶的感觉至苦至涩的话,那么第一次品好茶的经历,则令人悠然神往了。

那是30年多前,走出大学和军校门三年多的我,刚到一个主力师任新闻干事,还是个毛头小伙子。残冬,军报名记者江永红来部队采写系列深度报道,领导命我全程伴随保障加学习。

其实,这种保障许多时候轮不到我,但见识却在潜移默化中增长了。增长的不仅仅是对文字对新闻稿件的见识,还包括茶。

在n个座谈采访后,江记者闷头写了五整天。完工那天傍晚,他一身轻松端着茶杯从套间的里屋走出来,说:“我带来的西湖龙井,特级的,尝尝吧。”

我忙说:“我不懂茶,糟蹋了好东西。再说,我怎么能喝您的东西呢!”

见此,他把茶杯递给我看。 细细端详,那茶浅绿晶莹,细润舒展,晃一晃,悠然飘摇,简直如诗如画一一原来茶竟是如此之美!

把这些感觉告诉了江记者,他的眼睛一亮,说:“你这小子,值得喝一杯。”于是,他指导我洗茶,润茶,冲茶如仪,而后品一口,真是清香满口,沁人心脾……

正是这杯特级西湖龙井,启蒙了我的茶缘分,也帮我确定了茶种之中的最爱一一绿茶。对,就是这色绿,香郁,味甘,形美的绿茶。

我从事多年的新闻工作,还是比较富于挑战性的,不时就要担负重大典型报道、重头的深度报道和重要的新闻评论比如社论、编辑部文章和本报评论员文章等等宣传任务,这类任务除了标准高之外往往还有一个共性,就是时间紧,于是就夜以继日。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银灯格纸,茶香袅袅。随着清香入口,浮躁的心会慢慢变得平缓、淡定,一杯在手,思维往往活跃起来,笔端便如淙淙溪流,汩汩而出。

不知道有多少个无论春夏秋冬的三更天四更天以至于不眠之夜,香茗伴着我去亲近文字,书写情怀,加班熬夜。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这讲的是道理,要干好工作,我是离不开茶的。

鲁迅先生曾在《喝茶》中讲到:“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部队是一个五湖四海的地方,战友的家乡哪里的都有,于是,河南有战友就喝到了信阳毛尖,江西有战友就喝到了庐山云雾茶。

我遍尝了多个版本十大名茶里的所有绿茶,什么叶子扁扁的西湖龙井,根根上竖的君山银针,超级大叶子的猴魁,还有娇嫩不可方物的碧螺春……拥有此等口福,真的要感谢一众战友啊!

最想感谢的是安徽的战友小魏总,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小老弟。战友情深啊,他退役回安徽芜湖后总牵挂着我,不时寄过来黄山毛峰和猴魁,日子长了,各种名茶中我喝的最多、最喜欢的就是这两种绿茶。

一个春日傍晚,或是假日的午后,茶道悠悠,雪芽袅袅,一杯翠绿的新茶,一本喜欢的历史小说,品味着生活的馈赠厚赐,陶醉其中,不知今夕何夕,时光荏苒,幸何如之……

关于饮茶,林清玄有句隽语:人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大笑窃以为,好心情固然重要,倘若有了好茶,心情先就好了一半呢。

因了当年的那次茶启蒙,对西湖之滨的狮峰龙井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愫。前些年去南京军区的西湖疗养院疗养,专程约朋友去了杭州市郊的龙井村,去亲近集名山、名寺、名湖、名泉和名茶为一体的龙井茶文化。

当时,村里的茶叶大都是茶农自产自销,价格并不比外面便宜多少,但相对保真一些。

这些茶农的茶,都放在一口口大缸里,用大号透明的白色塑料袋装着,下面铺点石灰防潮,缸口盖着蒙着布的盖子,遮光、隔水气还防跑味儿。

坐在茶农的客厅,悠哉游哉地与这些面色黛黑、腰包鼓鼓的东道主,讲说乾隆爷的那口井等陈年轶事,挨着个把明前、雨前各种档次的龙井茶品尝个遍,而后拎几包茶叶飘逸而去,恍惚间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有口福的人呀!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一杯茶里可以看到时光的流淌,仿佛昨天就在眼前……

2008年汶川大地震,我的副手主动请缨上了一线,回来给我捎来一盒竹叶青,说是带队的大首长赏的。尝一尝这种常在央视四套打广告的新晋高端绿茶,越香甜就越觉得欣慰:这个家伙在前面干得真不赖!

春尽草堂花径深,

半边遮面半成荫。

煮茶品茗邀清影,

问道无由拨古琴。

忙里偷闲,静心品茗,尽得一份淡泊心境!酒满茶半,也是表达一种恬淡,谦退。

记得几年前从南方带了些新晋著名绿茶之列的绿扬春,分享给一位大学童鞋。过一会儿他急煎煎地问:你这茶怎么这么苦啊?!过去一看,只见一只泡功夫茶的紫砂壶里,居然塞进去茶叶足有一两之多,可怜我的绿扬春啊!

我一向以为,喝浓茶的人是向生活索取过多了。我从那满泡的茶叶里取出了一半,再一半,又一半……待浓淡相宜后,童鞋给我编了个段子,说我每次泡茶都要数数茶叶瓣。

大概因为是细高挑身材,我的末梢循环多年来一直不好,换季时手脚老是凉冰冰。医生说,除了春夏季节,就不要总喝绿茶了。“准大学同学”老何也总在耳边敲边鼓:夏喝绿,冬喝红,一年四季喝乌龙。

前几年,小妹从南方带回两盒正山小种,深秋时打开冲上一杯,红红的,口感纯厚,十分受用。于是,喝茶的口味也就杂了起来。

饮茶不过两姿势:拿起,放下。由此,我一年有两季放下绿茶,拿起红茶、乌龙茶或者普洱茶,愿凡事都可以如此从容和优雅。

月圆是诗,月缺是画。茶事也是有向往、有期待,有落寞、有遗憾的。

去年最后一游,去了大陆唯一拥有热带雨林气候的西双版纳,本计划最后一站去探访普洱茶第一县勐海,而且那还有一位雅量高致的茶友伴茶而居,去品茶、说茶甚至比看景观吸引大笑。但因临时有事,这个茶约会只能留待日后了,憾事。

扬州特产有哪些,去哪些店买

扬州土特产:三和四美酱菜(有袋装、盒装超市就有)、绿叶牌牛皮糖(有袋装、盒装超市就有)、富春包子(速冻的有袋装、箱装需要冷冻超市就有)、扬州炒饭(速冻盒装需冷冻,超市有)、高邮红太阳咸鸭蛋(盒装,超市有)、高邮董糖(盒装、超市有)、江都蛤蟆方酥(袋装、盒装超市有)、大麒麟阁茶食(超市没有要买去街上各大麒麟阁店,袋装、盒装)、扬州三把刀(东关街和国庆南路上就有,盒装)、绿扬春茶(盒装、也可散称后要求包装礼盒,国庆南路有专卖店)、谢馥春鸭蛋粉(建议去东关街总店和国庆南路直销店买)、扬州老鹅、扬州风鹅(真空袋装、盒装超市有)、扬州玉器(去扬州玉器厂直销店买,在盐阜路上)、扬州剪纸(东关街和扬州一些工艺品店有卖)、扬州漆器(东关街和扬州漆器厂直销店有卖)

扬州产什么茶叶,什么茶叶好,我想带回去送人。

扬州主产绿杨春茶,主产区在仪征捺山,该地区属于丘陵地带,同时又属于亚热带地区,气候温暖湿润,冬春温差分明,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也造就了绿杨春茶滋味鲜醇、汤色清明、香气高雅、叶底嫩匀的品质特征。

“绿杨春”,有着严格的加工制作要求——讲究“色、香、味、形”。鲜茶采摘时,要求取其一芽一叶为标准,鲜叶长在1.8-2.5厘米,成茶叶长在1厘米左右,每斤成品茶的芽头个数在4万-4.3万。只有达到上述要求的茶,才能称为绿杨春。由于“绿杨春”的质量要求高,长期以来只能做一季春茶。每年五月份以后,基本上就不再制作茶叶。即使制作,也只能称之为绿茶,不能再叫做“绿杨春”了。

喝过“绿杨春”的人都知道:此茶色泽翠绿,香气清高持久,有板栗香气,冲泡后叶如兰花绽放,叶色嫩绿,叶底舒张,滋味浓醇。

说起扬州的本地茶叶“绿杨春”,之所以“待在深闺人未识”,盖缘于当年由于绿杨春的研制时间较晚,错过了当年中国首届“十大名茶”的评选。建国初,国家只组织过一次全国范围的名茶评选活动,评选出中国十大名茶。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当时扬州的本地茶叶只是叫绿茶,“绿杨春”茶还未开始研制。

此后,在中国茶叶协会连年举办的多次茶叶评比中,来自扬州的“绿杨春”茶每次参评都成绩不俗。除去其茶的色、香、味、形等指标外,“绿杨春”茶叶的内含物(多糖、茶多酚、氨基酸等营养物质)的含量排名也十分靠前。

业内专家评价——扬州的“绿杨春”茶,目前在全国各产茶省市的综合排名第一,仅次于龙井和碧螺春。

关于绿扬春碧螺春和绿云峰碧螺春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仓皇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cenbeng.com/post/6247.html